您现在的位置:

一说为 >

[新传说] 老公,有个孩子真像你

  1
  
  早晨,方莉华送老公陈言上班后,径直去小区外的美发店做头发。美发师说:“方姐,昨天我们店来了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剪头发,那小模样长得和你家陈哥太像了!”另一个美发师接着说:“可不,要不是知道你们家的孩子是女孩儿,我们都得把他当成你儿子!”
  
  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特别是方莉华这样心思细腻的全职太太。陈言是个儒商,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在书房里看看书上上网或是到茶馆里喝喝茶,按理说这样的生活得羡慕死一批同龄女人,可方莉华却有着自己的担心:这年头有钱的男人就是危险品,更何况陈言还是个很有男人魅力的有钱人呢?方莉华知道陈言身边有一群仰慕他的女人,个个都是白领精英,所以方莉华一直有着危机感。
  
  听美发师一说这个男孩,方莉华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她假装若无其事地开着玩笑问:“是吗?这孩子是哪个小区的?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呢?”美发师说:“这小孩是刚搬来的,说是住旁边青阳小区5号楼!”
  
  做完了头发,方莉华本来是要去超市逛逛的,可有了这档子事,方莉华竟然没了心思。她也安慰自己,不就是有个孩子长得像自己老公吗,这有什么问题呀,还有人说我化了妆像巩俐呢!可另一个声音却说:事情没那么简单,长得像老公的孩子怎么还跑自己身边来了?
  
  方莉华不自觉地走进青阳小区,来到5号楼前。方莉华住的小区是高档住宅,旁边的青阳小区是一般住宅,住户多是工薪阶层。方莉华在5号楼旁找了个石凳坐下来,想等着男孩出来,看看到底有多像陈言。
  
  等了两天,方莉华终于看到那个男孩,那一刻,方莉华的心就更凉了:像,真是太像了,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方莉华忍不住走到男孩身边细打量,天哪,男孩左耳下方的那块菱形胎痣竟然也和陈言的一模一样。男孩被方莉华的举动吓着了,方莉这才发现自己太鲁莽了,忙问:“孩子,你认识陈言吗?”男孩惊恐地摇摇头。方莉华又问:“那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男孩说了句:“我不认识你!”就绕开方莉华急匆匆地走了。
  
  男孩的一句话,让方莉华的心彻底凉到了极点:男孩有着明显的南方口音。推算一下男孩的年龄,如果倒退十三四年前,陈言那时正在那儿,他会做出什么事呢?
  
  陈言和方莉华都是北方人,陈言大学在南方读的,毕业后就留在南方工作,然后认识了同样在南方打工的方莉华,两人在当地恋爱、结婚、生子。十三四年前,陈言已经开始在那里创业,并且是起步阶段,很难,他每天不停地在外奔波,为代理的产品做推销。如果男孩是陈言的,就应该是那个时候的事情了。那时方莉华和陈言的女儿应该是两三岁,怀孕时方莉华就说一定要癫痫病哪治疗好给陈言生个男孩,因为陈言是家中的独子。莫非就是因为这个,陈言才在外面找了别的女人,又生了个儿子?
  
  陈言后来一直在南方发展,直到三年前才回到本地,是不是因着这个原因,这孩子才跟了过来?方莉华越想越怕,不由自主地悄悄跟在男孩后面,进了一家药店,男孩买了一些药后又去菜市场买了米和菜,然后回了家。方莉华现在最着急的事就是想看看男孩儿的妈妈是谁?她为什么会让一个孩子做这些应该是大人做的事?
  
  2
  
  方莉华在陈言面前只字不提这件事,却天天在5号楼前等着。可等了两天,也不见男孩儿出来,更不知哪个是男孩的家里人。没办法,方莉华也只好学着别人找了一家事务调查所,一个星期后,方莉华终于弄清楚了与男孩儿有关的事情。
  
  男孩儿叫陶陶,今年十二岁,暑假后上初中一年级。他的爸爸叫陶大名,妈妈叫李芬,两年前因为一场车祸双双去世。陶陶现在和六十多岁的奶奶生活在一起,这处房子是几个月前才以陶陶的名义买的。陶大名和李芬一直带着陶陶在南方生活,直到他们去世孩子才回来和奶奶一起生活。由于时间太久远,私家侦探已经调查不出陶陶的妈妈李芬和陈言是否有什么联系,但从两人从事的职业来看,似乎并没有交结。
  
  方莉华暗叹:陶陶的妈妈竟然死了,那就更能解释清楚为什么陈言会把孩子安排在自己身边这样“危险”的区域了!试想一下,如果陶陶是陈言的,那么陶陶和她的奶奶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陈言又不便于把孩子接到自己身边,所以才用了什么手段欺骗了陶陶的奶奶,把陶陶接到自己身边。有一天,陶陶的奶奶知道事情的真相,还会抚养陶陶吗?那么陶陶一定会到陈言身边生活,自己能忍受这样一个身份的孩子吗?
  
  方莉华慢慢冷静下来,提醒自己暂不能把这事捅破。于是她一面让私家侦探继续调查陈言和陶陶的行动,一面选了几张私家侦探拍的陶陶的照片拿给陈言看,她想观察一下陈言的反应。没想到陈言淡定得很,只是说孩子确实挺像他,并没有表现出很大的兴趣。
  
  陈言的反应倒是不出方莉华的意料,因为陈言本身就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方莉华决定继续观察。随后的一段时间,私家侦探告诉方莉华,陈言和陶陶以及陶陶的奶奶并没有接触。
  
  一个月后的一天,方莉华和陈言一起出门办事,走到小区外的停车场时,正好看见陶陶和陶陶的奶奶。方莉华用手指着陶陶让陈言看,陈言看了几眼陶陶后说:“这孩子还真是像我,太像了!”这一举动引起了陶陶和奶奶的注意,他们也往这边看过来,当他们看到陈言时,脸上全是惊讶的表情,奶奶还不住地在陈言和陶陶之间来回看了几眼。这一幕倒是把方莉华看傻了:从这几人的表情来看,他们好像从来就没见过永州那个医院能治癫痫病吗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也许真是有惊人的巧合,陈言和陶陶原本就是互不相连的两个人!
  
  方莉华觉得可能真是自己多疑了。可几天后,私家侦探就告诉方莉华:陈言和陶陶的奶奶在一家咖啡厅见面了。方莉华看到了私家侦探拍的照片,两个人在认真的交谈着,只是不知道谈话的内容。私家侦探还说,两人分开时,陈言的表情很高兴。这一幕来得太突然了,原本方莉华已经感觉是自己误会陈言了,她让私家侦探再跟踪十天就结束,没想到陈言和陶陶还是有关系的,而且这种关系是让陈言高兴的!
  
  过了几天,私家侦探又有了消息,陈言又和陶陶的奶奶在咖啡店见面了,而且陶陶的奶奶给了陈言一个信封,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陈言打开看了一下就很谨慎地把它装在手包里。
  
  第二天早上,陈言按时出门上班,很快方莉华接到私家侦探的消息,陈言并没有往公司的方向去。方莉华按私家侦探提供的路线打了一辆出租车也跟了过去,她倒要看看陈言到底在做些什么。最后,方莉华的出租车停在了一家综合医院门口,在私家侦探的指引下,方莉华在医院五楼发现了正在办手续的陈言。方莉华抬头一看,吃了一惊,原来这里竟是亲子鉴定中心。
  
  3
  
  方莉华心里在问,怎么陈言竟然要来做亲子鉴定——也就是说,陈言也不确定陶陶是不是他的儿子!陈言在外面到底都做了什么呀?
  
  方莉华是个要脸面的人,她没有喊陈言问个究竟,只是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家。晚上十点多,陈言才回家,表情很复杂,看起来有些兴奋,又有些难以启齿。方莉华还没想好要不要主动出击,陈言已经打开手包拿出几张纸递给方莉华:“莉华,我想和你谈谈陶陶的事。”
  
  方莉华一听陶陶的名字,想想这些日子为这孩子费的心思,眼泪竟然不自觉地流出来。陈言有些慌了,忙解释说:“莉华,陶陶和我长得像是有原因的,可也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看看这份文件就明白了!”
  
  方莉华擦了把眼泪看那几张纸,却见纸上竟然写着:自愿捐献精子协议书。方莉华愣了,陈言说:“我还是从头给你讲吧!这事儿现在一想,还真有点不好意思说!”
  
  二十年前,陈言上大学时,那时我们国家的精子库刚建立不久,捐献的人非常少。捐献精子是件善事,它可以帮助那些由于丈夫的原因不能生孩子的家庭得到属于自己的小宝贝。虽说捐献精子是义务的活动,可每次捐献成功都会得到一定补助,所以对于当时家庭贫困的陈言来说,这不失是一件又能助人又能帮己的好事。陈言捐献成功后,很快就将这件事忘了,直到陶陶的奶奶找到他。
  
  那次在院子里与陶陶和他的奶奶相遇,陈言根本没把陶陶和自己联系上,可陶陶的奶长春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奶却想到了一件事。十四年前,陶大名和李芬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到医院做检查才知道是陶大名的问题。后来陶大名夫妇知道了精子库的事,就想到了利用别人的精子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他们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陶陶的奶奶,虽说这样的话,孩子会和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可她还是同意了。于是和陈言同在一城市的陶大名夫妇得到了精子库的帮助,顺利有了自己的孩子,就是陶陶。对于捐精者的资料,精子库是严格保密的,可就在陶陶奶奶见到陈言的一刹那,她直觉这个人应该就是陶陶的生父。于是陶陶的奶奶约了陈言,并开门见山地问陈言是否捐献过精子,陈言这才想起这件事。为了确定陶陶确实是陈言捐献精子所生的孩子,陈言又带着陶陶的头发去医院做了亲子鉴定。
  
  说着,陈言又拿出一份鉴定书对方莉华说:“鉴定书说,陶陶99。9999%是我的孩子。也就是说,陶陶是我捐献的精子生出来的孩子!”
  
  这事儿也太出乎方莉华的意料了,她想起一个问题:“陶陶的奶奶当初既然同意要这个孩子,那她怎么会主动找到你?按理说她应该怕遇到你才对呀!我知道了!陶陶的父母不在了,她也不想养这个孩子了,看到我们家的经济条件很好,想让陶陶到我们家来生活,这样以后他就可以得到我们家的财产!”
  
  说到这儿,方莉华腾地站起来:“陈言,我告诉你啊,虽然陶陶不是你和别的女人生的,可我也很不喜欢平白无故地冒出个你的儿子来!”
  
  陈言说:“你说对了一点。陶陶的奶奶的确想让我们收养陶陶,因为她现在年纪大了,而且身体也不好,特别是心脏,要靠药来维持。现在的状况是,陶陶虽然和奶奶住在一起,但却是陶陶在照顾奶奶。陶陶很懂事,家里的活都是他在做,而且学习成绩也非常好!”方莉华问:“你打算收养陶陶?”陈言点点头:“现在毕竟只有我和他有血缘关系!”方莉华愤怒地扯着嗓子喊:“我不同意!如果我们家没有钱,她还会把陶陶送过来吗?我看她没安好心!”
  
  几天下来,不论陈言说什么,方莉华就是不松口,可陈言已经摆明了态度:他就是要收养陶陶!
  
  4
  
  周末的上午,家里来了两位不速之客:陶陶和她的奶奶。从进陈言家的门,陶陶就不敢看陈言和方莉华,这说明孩子也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陈言忙着给两人倒水,方莉华则在一旁冷眼看着他们,心想:即使陶陶的奶奶说出花儿来,我也不会同意!
  
  好一会陶陶奶奶才说:“我向你们提这个要求,实在是太冒昧了!我若是能照顾陶陶,我就不会请求你们收养他了,可现在我是在拖累孩子啊。本来陶陶已经考上实验中学了,那里的孩子可是万里挑一的,可上那个学校必须要住校,陶陶就因为放心不下我,决定不去了!这不是坑孩子河南看癫痫的医院吗?”
  
  陶陶听奶奶这么一说,忙上前拉住奶奶的手说:“奶奶,你不是说领我串门吗,你怎么说这个呀?我们还是走吧!”
  
  奶奶推开陶陶的手接着说:“本来我是答应过陶陶的爸妈,他的身世会永远保密。只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巧,我们的老房子动迁,便在这儿买的二手房,竟然遇到了你们。”说着,奶奶从拎兜里拿出一个纸袋:“这个是我们住的房子的房产证,名字写的是陶陶,到时候你们只要把监护人改了就行!”
  
  陈言刚想说话,奶奶又拿出一张存折:“这是以陶陶名义开的存折,里面有陶陶爸妈还有我这些年的存款,另外还有他爸妈的车祸赔偿金,一共是五十万。我知道你们家条件好,可能不差这些钱,可这些都是陶陶的,放在你们这儿我也放心了!”
  
  方莉华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这老太太竟然把所有积蓄都给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孙子!这可是她没想到的。陈言关心地问陶陶奶奶:“如果我们收养了陶陶,您老的生活怎么办?”陶陶奶奶说:“我没事,我会找一家养老院,我的退休金完全够我的生活了!只是要麻烦你们了……”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陶陶一边往外拉奶奶一边哭着说:“奶奶,我哪也不去,就这样一边上学一边照顾你!我不让你住养老院,我们回家吧!”奶奶也哭了:“陶陶,你就留在这儿吧,陈言叔叔已经答应我了,他和方阿姨会照顾好你的!奶奶老了,不中用了,再也不能照顾你了!”陈言也感觉眼圈发红:“陶陶,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要去实验中学上学,这样奶奶才能放心。周末你可以常去看奶奶,奶奶也不用搬家,就住在家里,我们不要你们的房子,也不要你们的钱!”
  
  可陶陶却不再听他们的话,使劲推开陈言,拉着奶奶快速地走出了陈言的家门。
  
  这一晚,方莉华和陈言聊了很多,陶陶奶奶和陶陶的言行感动了方莉华,她放松了口风,希望陈言可以给她个适应的过程。陈言也承认自己在收养陶陶这件事上做的有些自私,没有顾及方莉华的感受。
  
  第二天,陈言和方莉华去了陶陶家,把房产证和存折还给了陶陶奶奶。陈言对陶陶说:“陶陶,我们会帮你给奶奶找一个好的保姆来照顾她,也会帮你把去实验中学的一切手续办好。你还是和奶奶在一起,我们也会经常看望她。有事情可以来找我和方阿姨,我们现在就是一家人了!”
  
  陶陶犹豫着点了点头,奶奶也高兴地笑了。方莉华心里轻松了很多,这可能是解决这件事最好的办法。既然当初陈言做善事捐献精子帮助陶大名夫妇有了孩子,现在孩子遇到了困难,有缘又遇到了他们,他们就再帮一次。虽然这一次可能是一辈子,中间也可能会有一些想不到的困难,但方莉华会支持陈言一直坚持下去的。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幸福的底线很低
© zw.xuuvn.com  大戒於国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