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无人非 >

[新传说] 不要杀他

  1
  
  上海解放后不过一个礼拜,靠着解放军淞沪警备区的有力警备,及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的严格管理,社会秩序趋于安定,天平路、广元路口车辆往来,行人穿梭,一番平和景象。
  
  司机王国瑞驾驶着军用大卡车从郊外开来,给在市区执勤的部队运送生活用品,如今已上了南北走向的天平路。他本是国民党军队里的汽车司机,前不久被“解放”了过来。部队首长征询他的意见:愿意干解放军的话,欢迎;想回家也可以,发给路费,当个好老百姓。他选择了前者,从反动士兵一变而为革命战士,继续他的老本行——开汽车。
  
  王国瑞以前开车走的都是野外路,在大城市里驾车还是新课题,人来人往真让他有点紧张。几天过后渐渐习惯了,却又犯了毛病,车速过快,副驾驶不时提醒他开慢点。
  
  上海刚刚解放,一些十字路口的红绿灯还未恢复正常,军用卡车临近与广元路交汇处时,王国瑞按常规按了按喇叭,算是对横穿马路人员、车辆的提醒、警示。
  
  冷不防一个年轻人骑着自行车从广元路蹿了出来。太突然了,王国瑞大吃一惊,手忙脚乱待得踩下刹车时,砰的一声响,青年连人带车撞上了汽车,人飞了出去,自行车钻进了车轮底下。
  
  “出车祸了!”路人边嚷嚷边赶了过来,只见小青年倒在柏油路上手脚抽搐,头面上鲜血迸流。王国瑞见状脸色惨白,呆若木鸡,口中喃喃:“完了,完了!”忍不住掉下泪来。
  
  附近巡逻的解放军战士与警察闻讯赶到,班长吆喝:“快,先把人送医院。”其时,全市各区的警察局都已实行军管,有解放军驻扎,军警一起维护区域内治安。
  
  王国瑞如梦初醒,想起自己该做什么了,一齐动手,将伤者抬上卡车。“人是我开的车撞伤的,我送他上医院。”他对班长说。
  
  “你歇着吧。”班长吩咐跟车的副驾驶送走伤员,招呼王国瑞:“走吧,先去徐家汇警察分局。”
  
  他被夹在中间上路,分明是押送的架势了。真是人有旦夕祸福,只一瞬间,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就成了肇事伤人的嫌犯。
  
  车祸本就发生在闹市区,许多人目睹了现场,只片刻,“解放军车子撞伤人”的消息就已纷纷扬扬。后来升级了,变成了“解放军的车子轧死了大学生”。
  
  被撞的青年名叫熊恭礼,同济大学学生。因头部、腰部受了致命伤,送入医院后,虽经全力抢救,终是不治身亡。
  
  浦江两岸议论纷纭,先是事发经过,司机身份,死者是谁。继而拓展到了车祸的善后,大都是猜测,诸如是否会赔偿?怎么个赔法?会处罚司机吗?如何处罚?
  
  上海市民与解放军相处虽只有短短几天,但已感受了解放军严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少人还亲历亲见了胜利之师不入民成都哪癫痫病医院比较好房夜宿街头的感人场面,相信军方一定会公平公正处置。
  
  也有人抱怀疑态度,他们还要看一看。
  
  潜伏的匪特和仇视共产党的坏人,趁机煽风点火,散布流言蜚语:嘿嘿!臂膀朝里弯,解放军会追究司机的责任?
  
  什么共产党国民党,还不是一样的?都是秀才碰着兵,撞死了自认倒霉。
  
  人已死了,只当狗死。想赔?做梦!
  
  哼!出事体的司机前门里进警察局,后门里放出去。不信的话,走着瞧。
  
  ……
  
  后继的传言更加耸人听闻:有人看见,姓王的司机当晚就被放了,是由他的长官领走的。还有称司机从十六铺乘机动船去了苏北,已改穿了便服。
  
  少数市民经不起鼓惑,将信将疑,甚至人云亦云的当了传声筒。
  
  2
  
  出事所在地徐家汇警察分局的军管干部,迅速将事故上报。
  
  军车撞死老百姓,死者还是大学生,如此严重的车祸,在新上海还是第一次,很快报送到了淞沪警备司令部。司令员宋时轮、政委郭化若指示:由第一警备区调查取证,肇事军车司机交军法处审判定罪。
  
  刚成立的淞沪警备司令部下设5个警备区,军车肇事地的广元路,正在第一警备区的管辖范围内。
  
  第一警备区立即派人前往事发地点勘查,勘查结果及时通过《解放日报》向社会公开。报纸上还说,造成车祸的原因,在于司机仍本着过去国民党军骄横驾驶之恶习,车速过快,而且违反警规,行驶偏左,竟将熊同学辗伤致死。
  
  另据报道,对以上各节,驾驶员王国瑞供认不讳。
  
  两个解放军军官来到熊恭礼同学的家。他们是第一警备区的政治部主任及民运科长,奉上级命令登门谢罪,并就办理死者后事征询家属意见。街坊邻里得悉了,纷纷过来探看究竟。
  
  主任行过举手礼,自我介绍身份后,神色凝重地说:“我们的司机犯了错,致熊同学失去了宝贵的生命,今天特来向你们赔罪检讨,望您们节哀,保重身体。熊同学丧事,请按本地风俗习惯料理,一应费用由我们负责。”
  
  科长将装着钞票的纸包恭恭敬敬送了过去。
  
  主任还说:“你们有什么想法尽管讲,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是合理的,我们一定设法满足。以后想到了再说也可以。”并当场留下了姓名、地址。
  
  两人前脚刚走,围观的左邻右舍就议论开了。
  
  浦东阿姨抢先说:“解放军长官上门检讨,承担做丧事的费用,要是在旧社会,困梦头里也勿敢想。”
  
  “是呀,前年春里四马路上蒋匪军驾车撞伤了人,反说走路的撞了他的车,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好不好 去过才知道一顿臭骂又拳打脚踢。”说话的是擦皮鞋的阿福。
  
  对门“同顺”杂货店杨老板大拇指一翘:“当兵的长官向老百姓敬礼,我这么大年纪还没见过呐,了不起,呱呱叫。”
  
  主任与科长还去了同济大学,会晤了校方领导及学生自治会成员,就司机王国瑞车祸致同学熊恭礼意外死亡表道歉、表哀悼,报告了处置善后办法,末了说:“请多提宝贵意见,协助我们把此事妥善解决好。”
  
  “没有意见,只有感动。”吴同学言出由衷:“解放军严于律己,一系列举措,充分体现了人民军队为人民的特质。”
  
  卢同学激动而言:“旧社会上海滩上蒋匪军出车祸司空见惯,平民百姓或死或伤,谁敢过问?谁能过问?现在不用我们提意见,部队主动妥善处置,还由首长出面道歉,闻所未闻,天壤之别。”
  
  王同学紧接着说:“我们学校的校车也被蒋匪军军车撞坏过,驾驶员还受了重伤,给我们道过歉吗?没有!能这样做的,只有中国人民解放军。”
  
  熊同学入殓安葬那天,主任与科长代表部队献了花圈,向死者鞠躬致哀,神色凝重、肃穆,在场的亲友、同学无不感动。
  
  市民通过报章报道,知道解放军登门向熊同学的家长及校方检讨赔罪,致送丧葬费、花圈,向死者鞠躬致哀。还从报上看到,肇事司机王国瑞的首长,向上级检讨管理不严导致事故发生而自请处分。淞沪警备司令员宋时轮、政委郭化若,对熊同学的不幸极表痛惜,下令将王国瑞交军事法庭审判。司令部特通知全市警备部队:认真甄别司机,不合条件的不得驾车,刹车不灵或有其他毛病的汽车不准行驶;大卡车如无必要尽量不进市区,在市区行车速度不许超过15码,严格遵守交通规则。
  
  马路里弄,报童大声叫喊:“看报,看报,撞死大学生的解放军司机判处枪毙!”
  
  这是真的吗?怀疑者不在少数,好多人摸出钞票买报,忙不迭地在路边看了起来,以明究竟。
  
  《人民军队纪律严明,肇事司机判处死刑》的醒目标题映入眼帘。文章介绍事发经过后说:此次肇事撞死学生的司机王国瑞,已由警察局押交警备司令部,警备司令部军法处判决,决定将该犯枪决,以儆效尤。
  
  这篇报道刊登在6月6日《解放日报》上。随着文章传播,谣言止息,浦江两岸各式人等一致称赞:共产党、解放军光明正大,铁面无私!
  
  3
  
  部队公平公正的处置,军车肇事案算是顺利解决,该是画句号的时候了。未曾料到,受到感动的上海市民,作浓墨重彩的锦上添花。
  
  判处肇事司机死刑的报道一经刊出,上海滩上激起强烈反响,各界人士感叹共产党、解放军清正廉明,法不容情,六亲不认;又为肇事司机的死惋惜,纷纷请求法外开恩。
石家庄儿童医院治癫痫怎么样   
  《解放日报》编辑部电话铃响,传来了一个男士的声音,自称家住四马路姓龚的中学教师:“你们的报纸上说司机王国瑞判处死刑,这是真的吗?会不会报道错了?”
  
  “确实是死刑,没有发错消息。”编辑回话。
  
  “那就太重了,太重了。”龚老师说,“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看法,学校同事、弄堂邻居、亲戚朋友中,蛮多人也这样认为。”
  
  法律系出身的王先生在电话中道:“判处肇事司机死刑,有矫枉过正之嫌。刑罚有等级,不只某一等级中有轻重幅度,即使相邻等级亦可或上或下,那位司机判死刑是重了一点。解放军定罪从严果然可敬,考虑到司机过失伤人致死,量刑上是可以适当从轻的,希望勿以极刑相加。请编辑先生向解放军长官转达我的意见。”
  
  再一个电话来自出事地的广元路群众,他说:“听那天在现场的居民讲,骑脚踏车的同学也有责任。解放军历尽千辛万苦打到上海,为了这样偶然的过失就把驾驶兵枪毙,太可惜了。请你们赶快打电话到警备司令部去,反映民众的呼声,不要杀他,留下他的性命,让他重上战场立功赎罪。”
  
  五六个男女青年来到永嘉路510号第一警备区司令部,他们是同济大学学生自治会的干事,受全校同学托付,来向部队首长递交请愿书的。
  
  同济大学的同学们,对部队合情合理处置军车肇事案感激与感谢之余,许多同学认为,判司机死刑太过了,纷纷向自治会提出意见,建议派人到部队请求为王国瑞减刑。理事会开会议决,决定接受全体同学的要求,于是指派干事苏秉衡等为代表,携请愿书去部队为王国瑞请命。
  
  第一警备区政治部主任及民运科长,接待了学生自治会代表,苏秉衡同学说明来意后,宣读了请愿书。
  
  苏同学读毕后说:“希望部队首长听取我们的建议,从轻处理王司机,不要杀他。”
  
  主任作了可进可退的表态:“一定将你们的要求转达上级首长。至于是否采纳,须由上级机关郑重研究而后定。”
  
  “听说解放军对敌人缴枪不杀,还优待俘虏,是不是有这回事?”戴眼镜的学生问。
  
  主任回说:“千真万确,这是毛主席、朱总司令规定了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原谅王司机呢?”到底是大学生,眼镜同学的话很有逻辑性,“他还不是敌人,而是同志,是过失犯罪而非故意犯罪,就更不应当杀他了。给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吧。”
  
  4
  
  社会各界呼吁从轻处罚王司机,有信函,有电报,有电话;有从报社转来,有从政府转来,有从地方驻军转来,同济大学学生自治会还致送了请愿书。民众意见很快传报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淞沪警备司令部。
  
  司令员宋郑州有哪些医院可以看癫痫病时轮、政治委员郭化若十分重视,认真听取了汇报,宋司令员感动地说:“这么多人请求不杀肇事司机,工农商学界都有,还有法学界人士,这是民心。我们是人民的军队,应重视人民的呼声。政委,你说呢?”
  
  郭政委点点头:“司令员说的是。上海人民群众的建议,既为挽救一个战士的生命,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显示了对自己的军队的爱护,这个情要领。”他建议说,“案子是军法处审理的,再听听他们的意见。”
  
  司令员一只电话传来了军法处处长,告之以召见缘由,然后说:“你是专职干部,懂法律,从轻发落王国瑞行不行?”
  
  “报告首长,依我的衡量,是可以的。”处长不愧内行,侃侃而谈,“王国瑞犯的是过失杀人罪,属疏忽大意、过于自信致人死亡,已造成了社会危害性,应受军法处置,可以处死刑,也可以处10年左右的徒刑。我们上次的判决,出于严整军纪的考虑,算是偏重的了。”
  
  “那就改处有期徒刑,怎么样?”
  
  “行。”军法处长为王国瑞从轻补充了一点理由:事发后,王国瑞能认罪服法,还认真回顾了肇事经过,总结出了几点教训,有思想上的,有技术上。他说,我虽然犯了死罪,但这些教训可供驾驶员们参考,利于减少事故,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也算王国瑞这小子命大!”宋司令员的话风趣幽默,“是上海人民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当下决定起草请示报告,报请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政治委员饶漱石、副司令员粟裕审核。
  
  不日,华东军区司令部批复下达:尊重民意,批准免处肇事司机王国瑞死刑,改判有期徒刑。
  
  6月16日,淞沪警备司令部、政治部以公开信的形式,答谢“本市各界亲爱同胞”。
  
  信中以恳切的语调,对司机违警驶车撞人致死深表痛心,向被难者及其家属致以沉痛哀悼,对各界人民积极协助合作致以诚挚谢意!
  
  信里报告了原先重处肇事司机的缘由:车祸发生后,鉴于交通警察尚未全部恢复,军运频繁,如不采取严格有效处理,恐使更多的市民生命受到威胁,为了保障人民生命安全,维护本军一贯光荣的纪律,根据王国瑞犯罪行为决定从严办理。
  
  公开信感谢市民对解放军的关爱:经本部决定判处该犯死刑后,承蒙各界人士纷纷来信恳切建议减刑,这种隆情厚意坦直的建议,充分显示了人民对自己军队崇高的热爱与真诚的合作。为了接受各界人民爱护之忱,兹奉华东军区命令将王国瑞免去死刑,减刑为有期徒刑。本部对各团体代表暨各界来信未能一一奉复,特此一并志谢。
  
  信里最后热情要求:尚祈我各界人民,对本部警备工作及军队纪律等项,经常提出改进意见,以巩固军民团结,确保人民民主秩序,保卫大上海的建设!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悬疑故事] 梦之快递
© zw.xuuvn.com  大戒於国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