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仁矣乎 >

连载『迷魂蛊』(二)

  「翌日」
  
  “死丫头,你没事吧,你吓死人了,一直昏迷不醒呢!”
  
  醒来的时候我在子明的怀里,我身上钻心的疼,就好像真的被捅了无数刀,我身上没一点力气,就好像真的已经死过去了。
  
  我说:“你给李警官打个吧,李欣死了,死在她里家附近的小树林里。”
  
  “尸体的头没了,而且被捅了无数刀。这个凶手简直是个变态!一点线索也没有。梦雪,为什么这几次你都看不到凶手的脸呢?以前你每次都能看到的,要不再拿几件死者的东西来?”
  
  “没用的,他是冲我来的。他知道我看不见他,他也知道他捅在李欣身上的刀,我能感觉到。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想着昨天还活蹦乱跳的小,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我是那件事情之后有了天眼的,那件事是怎么发生的,我记不得了,那件事只在我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绝色的伤口。那时候我就要毕业了,我和子明一起去现在敏敏所在的公司面试,我们在回来的路上顺便逛了逛南京路,回校的时候挺晚了,敏敏提前回了寝室,我回头找子明,他已不在了,我就往回走,经过图书馆的时候,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我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打开了。妈妈已经赶来了,哭的像个熟透的桃子。他们是在图书馆门口找到我的,找到我的时候我的脖子上有一个牙印一样的伤口,我的血块流干了,医生说我快不行了,可是我没有死,说是她的玉坠救了我。
  
  奶奶以前是个神婆,奶奶不太小孩,但是却特别喜欢我。其实,家里人不大相信她的话,觉得奶奶有点神兮兮的。我下来,奶奶就哀生叹气的说:“不得了,这孩子有天眼,可不能让它睁开。”那时没人知道她在说什么,可是奶奶很疼我,我也很喜欢奶奶。当我保送去外地上大学,全家人都很开心,只有奶奶舍不得我,奶奶那时候总踱脚说:“血光灾,天眼开。”临走的时候,奶奶给了我那个玉坠,说玉坠能救我的命。我不信,可因为玉坠是奶奶给我的,我也就一直戴着,那那件事以后,奶奶的玉坠就不见了。
  
  自从那以后我就有了天眼,我认识的人死的时候,我陪他死一遍。我不认识的人,死了以后,拿他一样东西给我,我还能再死一遍。人死之前看到的,我也能见,人死之前听到的,我也能听见,人死的时候感觉到的,我也能感觉的到。我出事的时候,奶奶也病了。她当时正在邻居家串门,突然就两眼一翻,一口鲜血吐出来,可奶奶不肯去医院,奶奶把自己关癫痫病的早期症状都有一些什么呢?在屋里不知干什么。
  
  奶奶说我不能了,我得待在我现在待的地方才能活命,因为这里风水好。我听了奶奶的话,我那时候多少有点信奶奶了。更何况,我也不太可能在大里找到一份好工作。谁愿意聘一个三天两头就死过一回的人呢?我有了天眼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ADai,连ADai都不要我了,更何况别人呢?
  
  我不怪ADai,从来都不怪。所以我就到这里投奔李警官。刚来的时候他介绍我到一个的画廊里卖画。有一天来了一个人,那时候我不认识这个人,也不知道这个人叫子明。子明进来之后就装作东看西看的,其实眼睛里老盯着一幅画,我注意到了,就一个劲的夸那幅画好,子明听了特高兴地跟我说,那幅画是他画的,他是来看看有没有人来买。我才知道自己白忙了。就在这时候,我突然胸闷的厉害,坐在地上站不起来了。后来我知道是对门的张大爷心脏病发了,死在救护车上。
  
  子明后来一定要送我回家,走到半路上,突然下起了大雨,子明说他家就在附近,可以去避避雨。我去了子明家,我告诉了子明天眼的事情。子明说:“对的体验可以加深你对的理解。”那一天雨下了一夜。雨停了之后我就搬到子明家住,一住就是五年。我不再去画廊,待在家里做子明的专职保姆。
  
  子明没有钱,子明也不会过日子。子明的工作是画画,子明的娱乐也是画画。子明的脾气不好,子明总骂人,可是子明从没有动手打过我。五年里我没有回过家,奶奶不让回去。爸妈也没有来看过我。他们老派人,他们不能接受我和子明的这种关系。
  
  子明没说过要娶我,我也没想过要嫁给子明。我跟子明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却从来没做过什么超越界限的事。
  
  自从我有了天眼之后,奶奶就常把自己关在屋里,一个人咀里念念有词,有时候还敲敲打打的,妈妈经过奶奶的房间,听见奶奶骂:“我叫你害我雪雪……”,“我打死你……”妈妈担心奶奶的出了问题。但是奶奶的身体先于她的精神崩溃了。那天奶奶突然打电话给我,说:“雪雪,奶奶再也见不到你了。”我说:“奶奶您别瞎说,您要是想我,我就回去看您。”奶奶说:“傻孩子你待在那儿不准乱跑。有奶奶在,奶奶能保你平平安安的。可是奶奶老了,奶奶不能保你一辈子。你叫你的那个子子还是明明的来一趟,见到了他,奶奶死也瞑目了。”我挺为难的,可我还是把奶奶的话跟子明说了,子明二话没说,被上行囊就上路了。
  
  子明回来的时候,带来了两长春癫痫病医院在哪里个碧绿的镯子,子明说那是奶奶给我的嫁妆,子明自己带了一个,另一个他让我带上,子明说奶奶告诉他,这个镯子可以保护我们平安。我问子明奶奶还跟他说什么,子明说奶奶让他照顾我,我知道子明没把话说全,奶奶不会为了这么一句话折腾子明一趟。子明回来的第二天,奶奶就走了,我为此哭了几天几夜。
  
  过了几天,子明问我要五百块钱,说是要买画布和颜料。我打开钱包,里面只有五百二十块,可子明还有三个星期才发工资呢。我拿出五百块钱,把钱包合上,不让子明看见,子明是画家,子明要画画,子明需要画布和颜料。敏敏和风来度假了,敏敏给我打电话,约我在她住的饭店见面,子明不在家,子明那天有课,我翻开箱子,想找一件漂亮衣服。我找到了那套红色的套裙。那是我大四的时候买的,那一年我要找工作,妈妈给我一笔钱,ADai替我挑了这套衣裳,这是我最喜欢的衣裳。我第一次穿上它,在ADai面前转了一圈,ADai刚从图书馆出来,说:“是什么风把天上的仙女吹下凡了?”;第二次穿上它,在子明面前转了一圈,子明正在画画,说:“你***的钱烧的了,拿这么好的衣裳往我颜料盘上蹭!”
  
  我穿上裙子,在镜子前照了照,衣服比以前肥大了一点,但还是不错。我拿走钱包最后的十块钱,给子明留了张条子,出门了,子明还不知道我们没钱了。他这几天很好,就好像里的,里的冰淇淋。
  
  我决定走着去见敏敏,这样可以省一张车票。走在路上,我碰到一个走街串巷卖玉器的。我把镯子褪下来给他看,我和讨价还价,最后他拿走了我的镯子,给了一千五百块钱。我知道再店里能卖得价钱高一些,可是我喜欢卖给走街串巷的人,因为这样子明就没办法把它赎回来。卖了镯子,我想起了奶奶,我安慰自己说没关系,子明那里还有一个呢。
  
  敏敏和风很配的一对,亲亲我我的就像当年的我和ADai。以前我去和ADai的时候,敏敏总是在我身后调皮的对我喊:“祝你们美满!”现在我想,我该把这句话送给他们。
  
  敏敏送了我一套她出国带回来的化妆品,我和敏敏有说不完的话,聊着聊着,就聊到半夜。敏敏送我到家门口,我刚一进去就看见子明,子明见着我劈头就是一句:“你***又活的不耐烦了!”我赶紧捂住他的嘴,回头往门口看,门口的敏敏诧异的看着我,就装作没看见,回头走了。
  
  子明拿开我的手,说:“你知道最近那个杀人的是冲着你来的,还***半夜三更不回家!”<清远市治疗癫痫病价格br>   
  我说:“我都死过那么多次了,再多死一次也无所谓。”
  
  谁知道子明很认真的看着我说:“我不能让你死,我答应过你奶奶要好好的照顾你一辈子。”
  
  我把敏敏送给我的化妆品拿给子明看,然后想把我的红裙子换下来,可是子明不让我换,子明说:“丑丫头,你过来,我给你化妆。”
  
  我说:“你会化吗?”
  
  子明说:“我不会化妆,可我会画画呀。”
  
  于是我就坐下来让子明在我脸上画画,画完了,子明拿了面镜子给我照。
  
  子明不会化妆,子明把我画的太浓,都不像我了;子明会画画,子明把我画的太美,都不像我了。
  
  子明眯起眼睛从各个角度看我的脸,就像他平时看他的画一样。
  
  “还有钱吗?”子明一边他的一边问我,“我还缺两个画框。”
  
  我把一千五百块钱拿出来,说:“你要多少?”
  
  子明问我那来的那么多钱,我告诉他我把奶奶的玉镯卖了。子明一听就急了,一把把钱那去,问:“你卖给哪了?我去赎回来。”
  
  我说:“你找不回来了,我把它卖给走街串巷的了。”
  
  谁知子明听完眼都红了,抬手就打了一耳光,留下一句话“你***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然后,摔门而去。
  
  子明打了我,子明骂我的时候,我对自己说这是子明的脾气;子明不送我礼物的时候,我对自己说子明太穷了,我不怪他。子明拿走钱包里最后一分钱的时候,我对自己说子明不会持家,子明是画家,可我以为子明至少是疼我的,子明不会打我的。
  
  那一夜,我没有睡觉,那一夜我一直哭,小时候奶奶说我是她的心肝;上学以后妈妈说我是她的骄傲;大学里ADai说我是他的公主;毕业的时候敏敏说我是她的好朋友。那么现在呢?现在我是子明的什么?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天亮了之后,我给敏敏打电话,我说:“敏敏,子明他打我了。”
  
  敏敏了一会儿说:“他吧,这样的不会对你好的。”
  
  离开子明吗?离开了子明我去哪儿?
  
  敏敏说:“其实有一个人一直都惦记着你。”
  
癫痫病治疗好的医院  子明三天没有回家,五年了,我跟着子明五年了,五年里子明发过无数次火,生过无数次气,可是子明从来没有不回家过。我开始害怕了,我开始担心,我害怕子明再也回不来了,我担心子明出了什么事。
  
  [……他]
  
  敏敏打电话来,说她要走了,让我去她那里送送她,我一进去,我愣了,那个无数次出现字我梦里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敏敏说:“我没有经过你同意,就把ADai带来了,我去买点吃的,你们先聊。”
  
  敏敏走了,屋里只剩下我和ADai.
  
  ADai说:“雪,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我原以为我可以忘掉你,可谁知你一直在我心里。”
  
  我有点分不清这是真的还是梦里。
  
  ADai说:“我听敏敏说你过的不好,都是我的错,你是我当年的下小公主。”ADai把我拥在怀里,ADai轻轻地在我耳边唱起那首我喜欢的《做我好不好》,我觉得好像有点醉了,我就这样停下来。但是在ADai的嘴唇即将要碰到我的嘴唇之前,我挣脱开他的怀抱,我说:”ADai你不能碰我,我现在跟着子明,我不能对不起他。“说完我就跑了,哗哗的流出来,ADai再后面追我。
  
  我知道我爱ADai,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爱过子明。但是,我和子明在一起了五年,我吃子明的,我用子明的,我不能对不起子明。
  
  我跑到大厅里,眼看ADai就要追上我了,突然听见有人说:”死丫头,你瞎跑什么呢?“
  
  我竟然碰到了子明,子明看见了ADai,子明伸手,说:”ADai,你好,我是子明。“
  
  回家的路上我问子明去饭店干嘛,子明说那家饭店要买他的画。我问子明怎么知道那个男人叫ADai,子明说这个名字我在梦中叫过很多次了。
  
  回家以后子明拿出一个碧绿的镯子套到我手上,说:”我花了三天的时间才找会来,你可不能再卖了。“然后把他戴着镯子的手伸到我面前,说:”你看,这是一对儿,少一只像什么?“我看看我的手,再看看子明的手,觉得子明的镯子没有我的绿。
  
  晚上我睡的迷迷糊糊的,听见子明悄悄的从沙发上爬起来穿衣服。我说:”子明你干嘛?“子明说他还有一张画要赶着画完。我说:”那我陪你吧!“
  
  未完待续
  
  

© zw.xuuvn.com  大戒於国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