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山之韵 >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_故事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遥玩而且哀伤,仿佛你从未出现过一样,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己经足够,而我/会觉得幸福/因为那不是真的而幸福”。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那是多久的事了,可仿佛就在昨天,而现在也未停止,乔阳……

  似乎无法从琴声中走出来,予心根本无法从那个遥远而清晰的微笑中走出来,她明白,一切注定,只能用一生尽忘—那个属于她的花季,她的哀伤……

  夏风暖人,天气晴好,彼时的她还是一个高中生,扎着简单的马尾,穿着整齐的校服,而钢琴是她一直以来的执着,就像她对乔阳的喜欢一样。每次放学之后,她都会去音乐教室弹琴,因为她的每一首曲子,她每按下的琴键,都是为了他乔阳。

  乔阳是安静的男生,他是学校画室里唯一出色的学生,而每次放学,他先去的地方便是音乐教室;站在那对着阳光,闭上眼,听她弹的琴。每当看见他的影子被长长的投在地上;予心就偷偷的笑,不回头,将一切都化作黑白相间的琴键上跳跃的音符。而他,虽不知她是为他而奏,可是却很喜欢这曲,这人。

  那天下午,阳光懒懒的斜洒在这块很安静的草坪上。零星的人坐在这里享受着懒懒的阳光。予心挑了一个很安静的地方,静静的埋头在写着什么,时而嘴角还会微微上扬一下,乔阳就在她的不远处,歪着头打量着眼前这个女生,安静地仿佛这里只有她一人。

  阳光照耀下,她的嘴角上扬一个好看的弧度,他便翻出纸和画笔,将这个身影画了下来,或许真的认识她的,她一举一动,不一会儿就跃然于纸上,连乔阳自己都不知,这张画会是他一生的思念。而他更不知道的是,她埋头写的东西就是为他而写的谱子,——“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她合谱夹子起身向钢琴教室走了去,而他亦随行,突然他们之间这种安静,被一阵钢琴声打乱了,她懒懒地接电话:“妈,有事么?”

  “嗯,快点回家这,你的那长学长叫什么诺的来看你。”

  她听完一笑,便小跑着离开了,他静静看她离开的背影,嘴角不自觉上扬,不知为何他看到予心就很心安,他们虽是陌生人,却仿佛很了解彼此一样。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他脑中浮现着在北京哪个癫痫病医院好书上看过的话“邂逅,就是一种不期而遇的美丽。”

  一进门,他便跑到许诺身边,像个树袋熊似的趴着他不停问东问西,或许,也只有在许诺面前她才像个小孩子,在他妈妈面前,她也安静的不吭声。许诺是她儿时唯一的玩伴,高她两个年级,许诺一直把予心当妹妹疼着,而她,把他当家人,当最可以信赖的哥哥,目光倾洒,两相甚欢,而同一轮明日下,乔阳坐在窗前,看着下午的画发呆,脑子里,都是那些曲子……

  许诺看着渐渐长大的予心,小心地问:“你还喜欢他吗?”

  “嗯”,她奋力的点点头(短篇小说 )。

  “你还是像我走时那样,不断的这与新的谱子,只因为他,也只为他而奏。”

  她也是一声“嗯”,可其中,好像包含了许多委屈。

  “傻瓜”。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小心,你要加油,考上我所在的大学,到时就不会一个人受这么多苦了,因为你的受,你的委屈我都懂。”

  她听了,眼睛上一层水汽,低下头柔顺的头发遮住了她掉下来的泪水,许诺握住她擅抖间,“加油,小心”。

  一滴泪就那么安静的落下,悄悄在她的衣服上晕成一朵花,许诺知道,她一直都在掩饰她的脆弱,她一直静静的生活在有阳光的地方,却忘了,阳光也无法掩饰她对乔阳的喜欢,是执着的哀伤。

  许诺回去了,给她说很快又要离开,她虽有不舍,却只是道了声“保重”。月光倾,乔阳的微笑就仿佛那目光一样,淡淡地,浅浅地。想着每次她弹琴时他的倾听,予心找到了执着下去的理由,心里也有了一丝暖意。想着乔阳的笑,她渐渐睡去……

  那天,她正在弹琴时,好友佩玲闯了进来,抓住予恼的手说:“予心,我看到他啦,就是我常常给你说我喜欢的那个男孩。”她挡了阳台上站的乔阳,“就是他呀。”予心略微一征,随即就点点头,佩玲欢喜雀跃,忽略了予心眼神那瞬的黯淡。

  “小心,你说出我该不该跟他告白呢?要是表白,我又该怎么开口呢?”

  予心还是摇摇头,佩玲自顾的说:“你又没谈恋受,哪会说道啊,我真是个白痴”。

  “嗯,白痴,大白痴。”其实,她是在说自己吧。

  那天,佩玲到了琴室偷偷拿出在路上捡到昆明市癫痫病医院哪家最权威的谱子弹了起来,这首曲子是予心为乔阳写的,只是,佩玲不知道而己。也就是那时,乔阳听到了这首曲子,看到了正在弹琴的佩玲。他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喜欢的是这首曲,还是弹曲的人。而佩玲竟向他讪讪的告白,他也就答应了。门外的予心听到了,原来她那天接完电话不小心弄丢的谱子,是被她的剑了,而且送给了自己最喜欢的男生,她己没有勇气抬头再看她一眼,只是任眼泪静静的流着,自己默默的转身离开。阳光下,她的背影如此的孤单。

  予心还是一如既往的弹琴,即使他不知道不明白。佩玲常常说起自己与乔阳的点滴,她也只是静静的听着,配合的笑笑。其实,佩玲知道能写出那首曲子的人只有予心一个,可是她太爱乔阳,她让自己自私了一回。其实,她又怎么会不明白予心呢,也有过多少次把它还给予心的念头,可是,她太害怕失去乔阳,所以,她没有。

  每当佩玲和乔阳来听她弹琴时,她居然还是静静的。因为对他的喜欢沉默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在乎多一点。而乔阳,看着她纤弱的背影里的孤单,竟莫名的心疼,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怎么了,佩玲看懂了乔阳那一瞬的沉默,便拉着他走了。

  而予心趴在琴上失声痛器,为什么会这样?还是她太善良没揭开佩玲借自己的谱子送给乔阳的真相。她矛盾,可是却选择默默承受一切。她的泪在空气中散发着咸咸的味道,她不知道乔阳竟会回来。

  原来,乔阳忘记画本了,那里面有一张予心的画,他怕被发现。可是却见她哭得这么伤心。

  “你失恋了吗?”

  “没有,只是觉得有些伤感。”

  “哦,那个……别哭了,哭多了就不漂亮了。”

  “嗯,”她擦擦眼泪抬抬头。看着她笑了,乔阳的心似乎也就安了。

  终于,她带着对乔阳的喜欢,走完了高中的旅程,她奋力考上了许诺所在的学校,这个暑假没有乔阳,没有任何人,她过得心安。可是她对他埋藏的喜欢,却不会就此烟消云散。

  这个夏季,她过得安静,以为:分开了不再见面,她便可放下对他的喜欢,可是,当在大学里的再次相遇,她才明白,乔阳,是她要用一生来尽忘的。

  终于,她如愿以偿考上许诺所在的大学,许诺看着渐渐成长的她越来越无法掩饰的光芒,许诺明白,即使这样,她爱的也唯有他癫痫病人吃什么好。刚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中,她觉得挺好,所有人都不认识彼此,她也可以安静。许诺则还是像以前一样宠着她。

  开学没多久,那天下午,许诺带她去吃饭。

  “小心,在这里还挺好吧,这么多帅哥有看上眼的没?”

  “怎么,这么快嫌我烦要赶我走了啊,我偏不,”她撒娇的把许诺的手臂一拉“我就是粘着你哈……”

  她怔住了乔阳迎面走来,看着她和许诺亲睐的样子,眼神一瞬间黯淡了,他莫明的心疼了。她看见他眼里的失望,却就那么拉着许诺,“说好了,带我去吃牛排的,走啊……”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乔阳想:这次真的错过。其实予心忽略的,只有乔阳眼角眉梢有那份憔悴。

  这个暑假,发生了太多予心不知道的事,关于佩玲,关于乔阳还有她。

  佩玲和乔阳约好去买画板的那天,佩玲突然晕了,当在医院醒来时,听到了父母与医生的对话:“医生,我女儿她怎么样?”

  他摇摇头说,“发现了太晚,血癌晚期,可能活不过三个月,你们尽量让她开心的走完最后的日子”。

  听完,她母亲就晕了,她父亲,也……当父母强颜欢乐来到她面前时,她当自己什么也不知道,笑着与父母打闹。而当父母一转身,她便会躲在被子里偷偷地哭。她好想给予心打电话可是她知道,她伤予心太深了,抢来了不属于她的幸福,终是没有勇气。而乔阳,便花了所有的时间,陪着佩玲……

  过了几个星期,乔阳拦住了予心。“林予心”,她回头看到了他。

  说完,予心就着急了,她问了好多,乔阳只能尴尬的站那儿,因为他也不知道回答哪个好。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拉着她就往医院赶去。那一刻,他想,要是这条路没有尽头,多好,我们便可以一直这么跑下去。她想,他为了佩玲这么着重急,佩玲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吧。”

  其实,佩玲早就告诉了乔阳,那首曲子是予心写的,她害怕失去他,自私的将一切掩藏,其实,佩玲早就看过他画本里的那幅画。乔阳一直以来都没有去找予心,是因为他真的不忍伤害眼前的这个女孩,即使,她错了,或者说在爱面前,根本就没有什么谁对谁错。那天,佩玲见予心来了,精神好了许多,和大家一起说笑。

  而那天,真是巧合,医生说佩玲的生命迹像越来治癫痫的药价格多少越弱,乔阳干脆请了假整日守着她。她期间醒了一小会儿,便拉着乔阳说:“乔阳,对不起,我骗了你,谢谢你还一直守着我。其实,我早……早就明……白你和予心之间……之间的那份情意……,可是,我真的……真的……不想你……离开……”看着佩玲惨白的面庞,他握住她的手说:“我会一直守着你的,永远……”而这句话却被来看佩玲的予心听到了。她明白,终是转身离去,而没有听到后来的话。“乔阳,答应我,我……知道我时间……时间不多了,在我走……以后,你和予心……一定……一定要幸福。”

  乔阳也只是点头,泪早己挂在两个人的脸上,而佩玲终于觉得把乔阳还给予心了,她不欠她什么了,便心安的睡了,脸上还有一丝笑。而这一睡,佩玲却再也没有醒来。

  “予心,佩玲她……她去世了。”“啪”一声,电话应声落地,她拔腿便往医院赶,看到的却是佩玲冰冷的身尸体,她疯了似的,哭着喊着,可她却永远不再醒来。而她后悔了,是她爱乔阳可是佩玲对乔阳的爱也不比她少,而她却自私的冷眼对一切,却让佩玲遗憾的走。可是,她却知道,佩玲最大的遗憾——是没有看见她和乔阳幸福。

  ……

  时光,在带着悲伤的岁月静静流淌,再在学校与乔阳相遇,她也只是勉强笑笑,其实,佩玲的死是命运的安排,若这两个少年再勇敢一点,若她明白佩玲最大的心愿,肯定,不会就这样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大学毕业那年,她和许诺一起回高中看看,那里有关于她和佩玲的一切还是乔阳,那个好喜欢的少年。

  又如那年她还在高中时,夏风暖人,天气晴好,当推开熟悉的门,一切都仿佛还在眼前,谁知,乔阳也回了这里。他看到予心和许诺从眼前走过,他多想伸手拉住她,可他……当看着他俩的背影时,他想,我们终是错过了。而乔阳不知道,那时,许诺再问:“他就是你喜欢的那个男孩吧,无论曾经发生过什么,都过去了。”而她的回答:只要他走过来,我就愿停下来。而他却终是没有勇气……

  若是再勇敢一点,会不会幸福呢?

  她在家晒着暖暖的阳光,忽得,就想起那个少年浅浅的笑。

  而她的手边,放了一本诗,而那一页却写着,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遥远而且哀伤……

上一篇: 心静如水 下一篇: 猪年警告_经典文章
© zw.xuuvn.com  大戒於国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