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仁矣乎 >

千年之约_故事

  梦的瞬间,如此美丽,走过的每一步,仿佛都似一场空,黑暗之处,前往遥远的那方,那里,有我们的曾经……

  “小家伙,过来。”项羽慵懒的倚在树干上,挑逗的笑着。

  藏在树后的小白蛇不情愿的吐着吐蛇芯子朝项羽爬去,又被发现了,这家伙怎么做到的,明明都藏的很好了。

  项羽勾勾小白蛇的下巴,依旧是那副坏坏的笑容,小白蛇越看越不爽,一尾巴抽过去,敢情把她当狗调戏了是吧!这家伙是不是无聊啊!她是蛇,是蛇!是那种身带剧毒,看谁不顺眼咬谁,凶残狡猾的蛇!你那养狗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信不信她咬死你!

  项羽措不及防被小白蛇抽一脸,差点摔下树:“小白,你是不是想让我英年早逝啊!”

  白蛇傲气的昂着小脑袋,怎样,没咬死你已经不错了!

  项梁粗犷的声音响起:“项羽,到时间了,你该去练剑了。”

  “知道了,马上。”项羽答应道,烦躁的挠了挠头发,“唉,又来了,练剑明明一点都不好玩,还偏偏让我练,小白,下次再找你玩吧。”

  项羽跃身下树,走出了小院。白蛇静静的看着他离开,突然滑下树,随着他的脚步一同而去。

  你都不在,还玩什么。

  那一年,白蛇两岁,项羽十三。

  “小白,才过了两年,你就长大了好多。”项羽一手拿着兵书,一手无聊的玩弄着头发,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白蛇聊着天。

  白蛇鄙夷的望着项羽,还说她,你自个都长了不知多高了,这家伙怎么这么能长。

  项羽突然把脸凑过来,神秘兮兮的问到:“小白,你到底是雌蛇还是雄蛇啊!我老觉得你是雄蛇,那么凶残,不过如果你是雌蛇该多好。”

  白蛇听这句话瞬间气火中烧,雄蛇!谁告诉你她是雄蛇的,你有见过不凶残的蛇吗!她没咬死你就算好的了!

  项羽把头埋到书里,闷闷的说到:“其实挺羡慕纣王的,他有他的妲己,有他自己的生活,哪像我,什么都被逼,所以小白,如果你是雌蛇,那就赶快变成人哦,这样舅舅就不会逼我的婚事了,到时候你一个尾巴抽过去!哈哈”

  白蛇沉默着。

  我答应你,会努力变成人的,到时候你要养我一辈子,不许反悔。

  那年,白蛇四岁,项羽十五,他们无声的许下一世诺言。

  项羽手握的紧紧的,汗如雨下。白蛇睥睨地望着他,明明都是大男人一个了,不就带个兵冲个战场嘛,至于紧张成这样吗。这几年来是只长了身高没长邯郸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智慧是吧。

  “小白,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从来没带过兵打过战啊,舅舅一来就给我这么重的责任,我怕会失败啊。”项羽焦急的看着白蛇。

  白蛇昂起头,照例直接给了他一抽,你问她,她问谁去,你不去难不成要她代你去吗。

  “小白,不然你藏到我衣服里吧!”项羽建议到,不知为什么白蛇在的时候他就特别安心。

  这真是个烂主意,白蛇表示万分的鄙夷。不过还是缩着脑袋缠到项羽的手上。白蛇其实很小,就算缠到项羽手上,衣服一遮,也不会有人发现。

  “哈哈,好啦!”项羽并不是不会带兵,只不过不想把白蛇留在营里而已,他想让她知道,当年陪她玩耍的男孩,已经长大了,已经可以独当一面,遮风挡雨了。

  白蛇看着威风凛凛的他,突然发现自己与他好像有了距离,他已经长大,而她却还是一如既往。

  心中莫名的失落。

  你打尽天下江山,我又能否与你一同游览?

  项羽带兵交战各国,无比疲惫,他嘲讽的笑了:“小白,知道吗,那座无数人所向往的阿房宫,不过是秦始皇的幻想罢了,传闻阿房宫前殿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殿中可坐一万人,如此庞大的工程,得耗费多少苦力,一座长城便把秦朝的人力毫的七七八八,秦始皇还可笑的想修建阿房宫供自己娱乐,当了皇帝,都会变成这样奢靡不堪吗?”

  白蛇用自己的小脑袋蹭蹭项羽满是茧子的手,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她是蛇,蛇是不会思考人类的事情的,他们甚至都不明白人类为何要自相残杀,明明是同一族群。

  项羽摸摸白蛇的头,苦笑道:“算了,让你一条蛇,想这些连我们人都想不出来的问题也真是难为你了。”

  项羽站起身长叹一口气,转身离开。

  白蛇发现项羽离她越来越远了,他不再把她当知音,不再向她倾述,不再像以前那样需要她了。

  她忘了,人是最容易变的生物,项羽,连你也摆脱不生物的本性吗。

  项羽征战四方,战无不胜,号称西楚霸王,死在他手上的的人越来越多,尽管那些人对项羽来说是非杀不可,但是项羽变得越来越好杀嗜血,他控制不住自己杀人的意念。

  “小白,知道吗,唯有跟你呆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觉得自己的人生不是没有意义的。”项羽双手冰冷,连声音也是冰冷的。

  白蛇一动不动的躺着那里,蜷曲着。

  项羽声音沙哑:“哦,我又忘了,你在这个季节都会睡下,这样就没人陪我了啊。”

  白蛇冬眠,她不知道这年冬天项羽经历了什么。

怀孕期间患上癫痫病怎么办  那年,白蛇开始修炼,项羽变得残暴,秦朝开始崩溃,一切都开始变得物是人非……

  白蛇修炼速度很快,不过几年,便可以化出人身,只是每天都有时限罢了。

  项羽回到营里,他惊呆了,营里多了一个翩翩女子,但他几乎是瞬间恢复警惕:“尔等何人也!”

  白蛇愣了愣,她以为项羽的攻城会议会开的再久一点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只是她该怎么说,自古以来就没有不怕妖怪的人类,就算感情要好,谁又真的会把妖怪当自己的朋友。

  “……”白蛇轻咬下齿,她不敢说,她怕,怕项羽知道她是妖怪,怕项羽会抛弃她,她不敢赌。

  项羽警惕的提防着这个女子,自古以来,败在美人计的人多不胜数,不得不防!但偏偏这个拥有倾城容貌的女子让他觉得安心,感觉无比熟悉。项羽越发提起警惕之心。

  白蛇微微一笑,决定赌一把:“阁下是否记得,您与白蛇的约定?”

  项羽心中犹如投入一块巨石般惊异,他小心翼翼的问:“你是……小白?”

  “正是。”白蛇绽颜微笑,“项羽是否记得与小白的约定?”

  约定……项羽茫然的思考着。

  白蛇看着项羽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不记得了,谁会记得小时候的一句玩笑呢,白蛇已经不敢奢侈项羽会想起来了,项羽不把她赶走已经是万分好了。

  白蛇很怕这个问题,但她一定要问:“项羽是否会厌恶小白……”

  “

  为何?”

  “因为,小白是蛇妖,可能会害死项羽……”白蛇声音颤抖着,她不敢抬头,她怕,她真的怕……

  项羽笑着走过去揉揉白蛇的头发:“傻蛇,如果要害我,那我还活的到现在吗。小白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白蛇听到后猛地抬起头,眼泪渺渺:“真的!”

  项羽笑着点点头。

  白蛇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她好担心,好怕,她不知道如果项羽厌恶她是妖怪她该怎么办,项羽也像其他的人那样该怎么办,她真的不知道……

  如果这是梦,就算是沉睡一辈子她也不要醒来。

  公元前207年(秦二世三年),楚怀王以宋义为上将军,封项羽为鲁公,为次将,范增为末将,以宋义为主帅率兵五万前往救赵。但宋义不肯发兵,还在军中饮酒作乐。时天气寒冷,又下大雨,士卒又冷又饿。项羽见此状况,于早晨去见宋义,将其斩杀。

  公元前206年(汉元年)八月,齐、赵诸侯叛乱,项羽率军前往平乱。

  公元前205年(汉二年)冬,项羽北至城阳,榆林市癫痫病中医治疗法田荣引兵会战,被项羽击败,田荣逃往平原,被平原民杀死。

  项羽没有打过败战,直到那一次,他败了,一败涂地,败在韩信的手上,也败在自己了的手上。

  白蛇看着他独喝闷酒,心仿佛被刀割般的痛,为什么呢?项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真的无法补救了吗,就只能这样了吗。

  “项羽,不要喝了,再喝下去你就无法指挥士兵了,他们还等着你啊!”白蛇夺过项羽手中的酒壶劝道。

  “小白,给我。”项羽颤巍巍的扑过来欲想抢回酒壶。

  白蛇看着项羽这颓废样,实在是气不过来,一巴掌抽了过去:“项羽!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了,打了败战而已,被逼入了绝境而已,没有希望了吗!你的部下等着你带他们回家知不知道!你这样怎么对得起江东父老对你的期望!”

  白蛇气愤至极,转身走出帐房,外面战乱纷飞,无处不在的血腥味令人作呕,战士们伤的伤,残的残。他们一看到白蛇出来立刻劝慰道:“虞姑娘也不要太生气了,毕竟遇到这种事,将军他也不好过,谁也不想的,您也就将就一下吧。”

  突然间,一道微小的歌声传来。

  远山微暮,田寂园嬉炊烟袅袅。

  犬鸣幼啼其室虽陋,其乐悠悠此去经年,此生难寻乡音凄凄。

  入我梦兮断烛弋弋,乱我魂兮琴声瑟瑟,孤影和吟渺渺归途,虽死犹去。

  歌声越来越响亮,也越来越引人思乡,将士们的思乡之情都被勾起,顿时都有种想回家的冲动。可是又有谁敢。

  所有人都沉默着,不敢出声。

  项羽缓缓走出帐营,声音低沉沙哑:“各位,想回家的,就回去吧,我不会有异议的……”

  项羽话一出,原本就低沉的气氛变得更加安静,白蛇拉拉项羽的衣袖,想说什么,可最终她叹了口气。

  一个士兵终于忍不住,走出人群猛地跪到地上:“对不起将军,虞姑娘,我走了!”

  说完那个士兵转身毅然决然的离去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是对长官最高的行礼。

  白蛇望了望那个士兵离去的方向,缓缓开口:“还有谁,要走的赶紧走,到时候留下来的别后悔!我们不会帮你们照顾妻儿的!最后一盏灯时间给你们考虑!”

  此话一出,原本犹豫不决的士兵们个个都有了决定。

  “将军,对不起了。”

  “希望将军真的不会记恨我们。”

  “……”

  士兵们一个个离开,原本还略微拥挤的营里立刻人去楼空,还剩仅仅十几人。

武汉市哪家癫痫病医院权威

  白蛇对他们深鞠一躬:“多谢你们还陪着我们……谢谢……”

  但是终于,还是被逼到绝境,项羽笑笑,乌江便在对面,可他怎么也跨不过去了,真是好笑,他贵为西楚霸王,却连跨过乌江的勇气都没有,真是失败啊。

  “项羽,我们到乌江了,过了乌江就不用怕了。”白蛇说到,她在寻找江边的船。

  “小白,回来吧,不用再浪费力气了,天要亡我,我又如何搏它呢。”项羽死捂住右臂上那道深见骨髓的伤口。

  白蛇怒吼:“你少给我废话,安静休息,都伤成这样了还要跟我倔是吧,你的命你不要我要!”

  项羽执手拿起身边的霸王枪,对着白蛇便是一击,白蛇慌了,项羽的武器有锁妖的能力,所有妖怪被锁住都显出真身且不得动弹。白蛇从翩翩女子变回七寸小蛇。

  项羽缓缓一笑,笑中包含太多:“小白,为什么你刚刚不跟那些士兵一起走了呢?走了多好,不用担心你会被汉兵抓走,不用带着我这个没用的,再不恢复原身,恐怕你的修为都要受重创吧。”

  白蛇努力想要挣脱霸王枪的锁,可是都是徒劳。

  “小白,来世,我希望还能遇见你……”项羽竭力拿起霸王枪,白蛇还被锁住枪身上,“小白,再见了……”

  项羽把霸王枪投入乌江中,他知道,白蛇是不怕水的,他也知道,白蛇最多一天就能挣脱霸王枪,他把一切都算好了,可是,就是没算到,原来,胸口会这么痛,痛的无法呼吸,他仿佛听到自己的心跳缓缓停下来,看到心被刀一片片的割去。

  身后汉兵的嗜杀声传来。

  终于,还是逃不掉啊,项羽拿起小刀驾到脖子上。

  花开瞬间,刀起,人落。

  白蛇看着,呆呆的,傻傻的,仿佛世界一切都与她没有了关联,项羽倒下,那个场面白蛇永远都忘不了,因为她的心在这一刻彻底被粉碎,化于水中,消失不见。

  混蛋……你说过如果我变成人的话,你……会养我一辈子的,你说你不会离开她的。你说过的!混蛋!你想失信吗!现在算什么!你答应过我那么多承诺,你一个都不能履行吗!

  哪怕……一个也好……

  此后,白蛇疯了,她疯了一样去寻找那个不存在的人,她要找到他,让他履行自己曾经的诺言。

  她找了千年,千年风雨,终于在西湖那座断桥上,遇到到了他。什么都变了,但她没有忘记,那个熟悉的笑容,那是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画面……

  ——

  “小姐,这是你掉的金钗吗?”他温文一笑,把簪子递过来。

© zw.xuuvn.com  大戒於国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